打粉底、画眉毛…化妆手法十分熟练,但化妆的对象却是冰冷的遗体,而这几乎是银川市殡仪馆整容师马中贵每天所面临的工作。从家属来登记,到给遗体整容化妆,每一个环节马中贵都会做得十分仔细。他说,这是对遗体的基本尊重。

  为了能给那些破损、腐败的遗体整容化妆,马中贵跟法医学习人体解剖知识,了解人体骨骼构造,改变了过去简单缝合损伤遗体的方法,采用骨钻打眼定位的新方式,使得缝合后的遗体表面更加平整,还自己摸索配制出专门为特殊遗体化妆用的新颜料,让遗体妆容更加自然。

  “对我们来说要学会换位思考,把逝者当亲人,才能整好容,给逝者尊严。”他说。2013年,有一具被车辆碾压的遗体头颅破碎,双耳缺失,逝者父亲希望儿子能完整地上路,马中贵经过6个多小时的缝合、整形,复原了遗体,还做了一双耳朵安装上去,老人看了经整容后基本恢复的遗体,十分感动。

  工作21年,加在一起的休息时间不超过3个月,“生活中可能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,作为遗体整容师,随时都要有整装待发的思想准备。”马中贵告诉记者,有一年冬天,石嘴山市发生一起事故,四人因严重烫伤去世,急需殡仪馆派人去给遗体更衣整容整形,接到通知已是晚上9点多,当时在家休息的马中贵二话不说连夜赶到石嘴山市,在一间寒冷的车间里为逝者仔细清洗掉烫伤的表皮,进行了细致的善后处理,直到第二天早晨8点才完成。

  “我们尊重逝者,用双手给逝者最后的尊严和美丽。即使是一块小小的碎骨,我们也会让它回归原位。”马中贵说,自入行来,他已为近5万具遗体整过容。

  其实,遗体整容师的工作压力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上,还体现在生活上,很多人听说对方是遗体整容师就会避而远之,马中贵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。

  面对这么大的压力,为什么还能坚持做下来?“对待这份工作我一直保持着最初的想法,不管什么工作总要有人去做,做这份工作,我的心情很坦然。当我为逝者整理好遗容,家属们对我表示肯定的时候,会让我充满成就感和自豪感。”马中贵说。

  记者 肖梦琪
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付杨]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"银川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用户名: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查看所有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